你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试用 > 人祸猛于食人鱼(图)

人祸猛于食人鱼(图)

admin 发布于 2021-11-25 18:01   浏览 次  

  观赏引进、放生、养殖等人为手段都可能造成外来物种的入侵。这种入侵可能会给当地其他物种带来毁灭性的影响,甚至影响当地物种的进化方向。

  前不久,“食人鱼”在广西的柳江一天之内咬伤了两名男子。对“食人鱼”的恐惧、关于它的传闻,以及对生物入侵的种种疑虑全都交汇在一起了。

  “食人鱼”的家在亚马逊河流域。那里多雨、潮湿、高温,蕴藏着世界上最多样的生物资源,种类多达上百万。其中,很多鱼都属于凶猛肉食性鱼类,有着“杀手”之称。人们通常所指的“食人鱼”,是一种凶猛肉食性鱼类,叫红腹食人鲳。

 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张春光告诉记者,越洋到中国的“食人鱼”主要是通过观赏鱼的渠道引入。“食人鱼”好看的外形、令人毛骨悚然的名字,都刺激了饲养者的精神享受。

  由于比较珍稀,饲养的人一般不会轻易将它们放走。而即使有“食人鱼”逃到了野外,也并不是可以随处安家。“食人鱼”是热带鱼。在中国,只有南方的一些地区才可能有适合它生存的温度。在长江以北,特别是黄河以北,它们抵不过寒冷的冬天。不过,要在大自然中生存下去,只有适合的温度是不够的;“食人鱼”还需要有充足的食物,有时候还要受得了水体的污染。

  “食人鱼”在广西咬人之后,当地发出了悬赏令。为清剿柳江中可能存在的“食人鱼”,柳州水产畜牧兽医局鼓励市民沿江垂钓,捕获一条“食人鱼”奖励1000元。围剿第一天,人们抓获了几十斤的鲤鱼、鳜鱼,唯独没有一条“食人鱼”。

  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,引入一个外来的物种,需警惕它可能形成的生物入侵。用作观赏的“食人鱼”出现在自然水体中,很显然,这一问题在某个环节上被疏忽了。

  如果一种生物从原生地到另一地域,之后在当地建立种群、自然繁衍,并对当地的生态系统造成了一定的危害,就被视作“生物入侵”。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李义明告诉记者,对动物来说,一个种群的建立就意味着它已成功入侵了。因为一个成功的种群,代表它无需人工的辅助,就可在野外一代一代繁殖下去。一旦形成生物入侵,要将外来物种清除、恢复原有的生态极其困难。

  “在市场上,买宠物放生也是人为造成外来入侵的一个因素。”李义明等研究人员调查发现,在寺庙周围,牛蛙的入侵与放生有极大的关系。“台湾、美国一些科学家曾认为,放生导致入侵成功的证据不是很强,但我们发现,至少对牛蛙这一物种来说,放生引起的入侵成功率非常高。人们俗称的巴西龟,一样是在野外被放生较多的一个物种,它进入中国主要也是被作为宠物来饲养。”

  记者走访了北京的一些花鸟市场,在售卖热带鱼的店铺中没有发现“食人鱼”,但市场上卖巴西龟、鳄龟的商贩却不在少数。

  “生物入侵一旦引起环境后果,就可能导致一个更大的危害对生物进化的影响。自然界中,生物的进化是在其特定的生存环境中进行的。当有外来的入侵者,就可能使当地种群的进化方向发生改变,这样的影响就不是一个短期效应了。”李义明说。

  美国白蛾 美国白蛾的最大危害在于其幼虫,也叫秋幕毛虫,1979年从辽宁丹东进入我国。随后相继在山东、陕西、上海等地出现。近20年来,美国白蛾对这些地区的园林绿化和林业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危害,被称为无烟的火灾。

  巴西红耳龟 巴西红耳龟在市面上更经常被叫做巴西龟,上世纪90年代因食用养殖引进到中国,但人们轻视了其侵蚀生态资源的能力。巴西龟是世界公认的生态杀手,已经被世界环境保护组织列为100多个最具破坏性的物种之一。

  非洲蜗牛 非洲蜗牛原产于东非马达加斯加,是一种大型陆栖蜗牛,也是国家进出境二类检疫性有害生物。上世纪70年代初期在云南发现,危害农作物种植,涉及白菜、甘蓝、油菜等20多个品种。

  水葫芦 水葫芦原产于南美,在当地受生物天敌控制,仅以一种观赏性种群零散分布于水体。1901年作为花卉引入中国,随后在野外迅速繁殖。水葫芦会导致水质恶化,严重影响水底生物的生长。

  牛蛙 牛蛙原产于北美落基山脉一带。上世纪50年代进入我国,开始有科研机构饲养研究。因为可食用,牛蛙养殖在80年代火了起来。但逃逸的部分牛蛙对当地蛙类造成了强大的冲击,并且携带威胁两栖动物生存的病毒。来源

最多关注
  • 今日
  • 本周
  • 年度